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听雨楼

依楼听风雨,淡看江湖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版"狂人"日记  

2008-06-03 19:13:00|  分类: 新闻时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载-----陶先生的部分日志

晚上总是睡不着。凡事须得研究,才会明白。

他们——有给“白宫”曝过光的,也有为女大学生惨死车站不平的,也有腹诽奶粉中毒和大头娃娃的,也有举报上访者被迫“自杀”的;他们那时候的脸色,全没有昨天这么怕,也没有这么凶。

最奇怪的是昨天晚上的焦点访谈,红口白牙,胡说八道:“我们没有瞒报,我们处理得很及时!医院上午上报死亡病例,我们下午就派了专家!”我吃了一惊,遮掩不住;那衣冠楚楚的一伙人,便都得意起来。CCTV赶上前,硬把我拖到“河蟹号”上了。

前几天,天涯村的斑竹来汇报,对我说,他们精心制作的一个专题,给高级管理员打死了;几个人便撤下他的天涯聚焦,用“五毛小套餐”煎炒了吃,可以解解恨。今天才晓得管理员的眼光,全同去年“黑色三小时”的那伙人一模一样。

想起来,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。

他们会吃人,就未必不会吃我。

你看那“公仆”“咬你几口”的话,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,和前天凤凰的话,明明是暗号。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,笑中全是刀。他们的牙齿,全是白厉厉的排着,这就是吃人的家伙。

照我自己想,虽然不是恶人,自从搅了“河蟹号”的摊子,可就难说了。他们似乎别有心思,我全猜不出。况且他们一翻脸,便说人是恶人。我还记得廉波大哥教我做论,无论怎样好人,翻他几句,他便打上几个圈;原谅坏人几句,他便说“抢救及时,措施得力”。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,究竟怎样;况且是要吃的时候。

凡事总须研究,才会明白。古来时常吃人,我也还记得,可是不甚清楚。我打开论坛一查,这历史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“和谐盛世”几个字。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,满屏都刷着两个字:“吃人”!

网上写着这许多字,管理员说了这许多话,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睛看我。

我也是人,他们想要吃我了!

 

黑漆漆的,不知是日是夜。D家的狗又叫起来了。

狮子似的凶心,兔子的怯弱,狐狸的狡猾……

我晓得他们的方法,直捷杀了,是不肯的,而且也不敢,怕有祸祟。所以他们大家连络,布满了罗网,逼我“被自杀”。试看前几天幼儿园里“死不停课”的样子,和这几天管理员的作为,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。最好是解下腰带,挂在梁上,自己紧紧勒死;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,又偿了心愿,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。否则惊吓忧愁死了,虽则略瘦,也还可以首肯几下。

他们是只会吃死肉的!——记得论坛上说,有一种东西,叫“城管”的,眼光和样子都很难看;时常吃死肉,连极大的骨头,都细细嚼烂,咽下肚子去,想起来也教人害怕。“城管”是ZF的亲眷,ZF是D的本家。前天D家的狗,看我几眼,可见他也同谋,早已接洽。老头子眼看着地,岂能瞒得我过。

最可怜的是管理员,他也是人,何以不仅不义愤;而且合伙吃我呢?还是历来惯了,不以为非呢?还是丧了良心,明知故犯呢?

我诅咒吃人的人,先从他起头;要劝转吃人的人,也先从他下手。

其实这种道理,到了现在,他们也该早已懂得,……

忽然来了一个人;年纪只有二十岁左右,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,满面笑容,对了我点头,他的笑也不像真笑。我便问他,“EV71的事,对么?”他仍然笑着说,“和谐社会,朗朗乾坤,怎么会吃人?”我立刻就晓得,他也是一伙,喜欢吃人的;便自勇气百倍,偏要问他。

“对么?”

“这等事问他什么。你真会……说笑话。……今天天气很好。”

天气是好,月色也很亮了。可是我要问你,“对么?”

他不以为然了。含含胡胡的答道,“不……”

“不对?他们何以竟吃?!”

“没有的事……”

“没有的事?21例死亡!还有海外网站都怀疑,远大于此!”

他便变了脸,铁一般青。睁着眼说,“有许有的,这是从来如此……”

“从来如此,便对么?”

“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;总之你不该说,你说便是你错!”

我直跳起来,张开眼,这人便不见了。全身出了一大片汗。他的年纪,比管理员小得远,居然也是一伙;这一定是他的“公仆”先教的。还怕已经教给他儿子“城管”了;所以连小孩子,也都恶狠狠的看我。

自己想吃人,又怕被别人吃了,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,面面相觑。……

去了这心思,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,何等舒服。这只是一条门槛,一个关头。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,都结成一伙,互相劝勉,互相牵掣,打死也不肯说出真相。

大清早,去寻管理员;他正在论坛上删帖,我便走到他背后,拦住门,格外沉静,格外和气的对他说,

“管先生,我有话告诉你。”

“你说就是,”他赶紧回过脸来,点点头。

“我只有几句话,可是说不出来。大约当初野蛮的人,都吃过一点人。后来因为心思不同,有的不吃人了,一味要好,便变了人,变了真的人。有的却还吃,——也同虫子一样,有的变了鱼鸟猴子,一直变到人。有的不要好,至今还是虫子。这吃人的人比不吃人的人,何等惭愧。怕比虫子的惭愧猴子,还差得很远很远。

“易牙蒸了他儿子,给桀纣吃,还是一直从前的事。谁晓得从盘古开辟天地以后,一直吃到易牙的儿子;从易牙的儿子,一直吃到徐锡林;从徐锡林,又一直吃到李国福(“白宫”举报人——作者注)。去年济南城里发了大水,还有一个‘妖言惑众’的人,一样被吃掉。”

当初,他还只是冷笑,随后眼光便凶狠起来,一到说破他们的隐情,那就满脸都变成青色了。大门外立着一伙人,D家公产和他的狗,也在里面,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。有的是看不出面貌,似乎用布蒙着;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,抿着嘴笑。我认识他们是一伙,都是吃人的人。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,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,应该吃的;一种是知道不该吃,可是仍然要吃,又怕别人说破他,所以听了我的话,越发气愤不过,可是抿着嘴冷笑。

这时候,管理员也忽然显出凶相,高声喝道,“都出去!疯子有什么好看!”

这时候,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。他们岂但不肯改,而且早已布置;预备下一个疯子的名目罩上我。将来吃了,不但太平无事,怕还会有人见情。ZF说的我们撤职查办了一个乡卫生院副院长和两个赤脚医生,正是这方法。这是他们的老谱!

侯老先生也气愤愤的直走进来。如何按得住我的口,我偏要对这伙人说,

“你们可以改了,从真心改起!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,活在世上。

“你们要不改,自己也会吃尽。即使生得多,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,同猎人打完狼子一样!——同虫子一样!”

那一伙人,都被侯老先生赶走了。管理员也不知那里去了。侯老先生劝我回屋子里去。屋里面全是黑沉沉的。横梁和椽子都在头上发抖;抖了一会,就大起来,堆在我身上。

万分沉重,动弹不得;他的意思是要我死。我晓得他的沉重是假的,便挣扎出来,出了一身汗。可是偏要说,

“你们立刻改了,从真心改起!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吃人的人……”

十一

太阳也不出,门也不开,日日是两顿饭。

我捏起筷子,便想起管理员;晓得真相死掉的缘故,也全在他。

母亲想也知道;不过哭的时候,却并没有说明,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。记得我四五岁时,坐在堂前乘凉,管理员说ZF生病,做“喉舌”的须割下自己的舌头,编出故事替ZF圆场,才算称职;母亲也没有说不行。一句谎说得,弥天大谎自然也说得。但是那天的哭法,现在想起来,实在还教人伤心,这真是奇极的事!

十二

不能想了。

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,今天才明白,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;管理员正管着家务,他未必不混淆在视听里,骗我们吃。

我未必无意之中,把谎言当作了真相,现在也轮到我自己,……

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,当初虽然不知道,现在明白,难见真的事,难见真的人!

十三

没有吃过人的孩子,或者还有?

救救孩子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